• <th id="zzfn9"></th>
    <em id="zzfn9"><acronym id="zzfn9"></acronym></em>

  • <em id="zzfn9"></em>
    1. <button id="zzfn9"></button>
     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
      玄門釋義
      道學經典
      解經論道
      祖師道脈
       
      解經論道
      道門十規第二講
       


      第二講 學道就要誦經禮懺,修持守靜(上) 
      陳耀庭 
          上二次,我們講了明代的第43代天師張宇初,張宇初為什么要寫《道門十規》以及《道門十規》的第一規的內容。講到張宇初針對明代初年道教內部存在的混亂情況,提出要整頓道教,嚴肅規戒。他提出的第一條規戒就是要正本清源,道教的各宗派、各山頭、各廟宇都要“返本歸源”,以太上立教之本作為共同的指導思想,各宗派一視同仁統一在道教的旗幟之下。這個思想至今仍然有它的現實意義。如果今天我們要根據《道門十規》來制訂新的道門規矩的話。我想,根據第一規,至少可以訂出二條: 
          一條是,道教徒以“道”為最高的信仰,以《道德經》為主要經典。 
          一條是,道教各宗派一律平等。各宗派道教徒要相互尊重、相互團結。 
          今天,我們來一起學習張宇初《道門十規》的第二規,第二規是“道門經箓”。我們談兩個問題。 

          一,“道門經箓”的主要內容: 
          在這一部分,張宇初首先講了道門中有許多經籍,這些經籍是由哪一位神明傳授下來的,它的主要內容是什么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說:“太上三洞諸品經典,乃元始天尊、靈寶天尊、太上道德天尊金口所宣,歷劫相傳,諸師闡化”。這段話的意思是說,道教的三洞經典,都是我們道教的最高神明——三清傳授下來的,其間經過了許多年!皻v劫相傳”,“劫”是古印度的時間概念。一劫相當于今天有多長的時間,各種說法并不完全一樣。古印度的婆羅門教稱一劫是大羅天的一天,相當于今天人間的43億2千萬年。每經過一劫,世界就要從毀滅中重建一次。佛教也有“劫”的時間概念,一說是相當于172萬8千年,一說是129萬6千年,一說是86萬4千年,一說是432萬年。張宇初天師說的“劫”是多少年,我們無從知道,但是,每一劫的時間都非常長,這一點是肯定無疑的!皻v劫相傳”,就是說經過了非常長的傳承時間!爸T師闡化”,就是說,還經過了道教歷代師長的說明和演化。 
          這里,請大家注意二點。一是我們道教的經典是“天尊金口所宣”。這個說法和現在社會上的說法不同。社會上的說法是宗教所有的經典都是宗教的神職人員編寫出來的,不論是什么教都是這樣。這種觀點是一種唯物論的說法,因為他們不相信有神。天師說是天尊“金口所宣”,那是我們的說法,因為我們相信有神。由于經文是天尊“金口所宣”,因此,我們道士要尊經。尊經就是尊敬神明。記得小時候我跟爺爺一起做道場,在布置道場的時候,在“懺牌”前面放好經書,上面要蓋上一塊正方形的上面繡了花的布。念經的時候,拿開。念好以后,又要將這塊繡花的布蓋好,保持經書的清潔,也反映了我們道士對經書的愛護和尊敬。二是我們看到的經書,上面有時候有注解,或者我們讀經讀不懂的時候,要請師傅來講解。這個時候師傅就在起代神說明闡化的作用。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,師,和經,和道是我們的三寶。也就是“道經師”三寶。 
          下面,張宇初分兩個方面來說明“道門經箓”。 
          第一方面,從經典的作者角度來說,“若元始說經,當以度人上品為諸經之首;靈寶說經,當以定觀、內觀為要;太上立教,當以道德、日用為規”。這里的“度人上品”就是指《度人經》!抖热私洝返娜Q是《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》,原來是一卷,大約到宋代時被增為六十一卷。這本經的內容是說元始天尊在始青天中向十方天真大神、上圣高真、妙行真人、無殃數眾說經,要求學道之人勸善度人,齋戒誦經。這里說的“靈寶說經”,指的是靈寶天尊說的經典。這里說的“太上立教”,就是指太上老君說的經典,指的是《道德經》,道教立教就是以《道德經》為主要經典。 
          第二方面,從經典的內容角度來說。張宇初說:“內而修己,則虛皇四十九章經、洞古、大通、生天、清靜諸經,最為捷要。外而濟世度幽,則黃帝陰符經、玉樞、北斗、消災、救苦、五廚、生神諸經,玉樞、朝天、九幽諸懺,是皆入道之梯航,修真之蹊徑”。張宇初將經典的內容區分為用于“內而修己”和“濟世度幽”兩種。 
          “內而修己”的經文有: 
          “虛皇四十九章經”就是指《太上虛皇天尊四十九章經》(1/768) 
          “洞古”就是指《太上赤文洞古真經》(2/712、714) 
          “大通”就是指《太上大通經》(2/711) 
          “生天”就是指《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經》和《生天經頌解》(1/806、5/777) 
          “清靜”就是指《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》,全文只有401字。經文收在早晚功課里面,大家熟悉的“清者濁之源,靜者動之基”,“人能常清靜,天地悉皆歸”。經文的最后說,“如此清靜,漸入真道。既入真道,名為得道”。 
          “濟世度幽”的經文有: 
          “黃帝陰符經”就是《黃帝陰符經》,相傳是黃帝所作,F在學術界認為,大致是南北朝時期的北朝某個隱者所作的。陰,就是暗中的意思。符,就是符合的意思。陰符就是暗中相互符合的意思。什么符合什么呢?是天道與人道相互符合。就是說,人間的事情自有天機。只有人道符合天道,事情才能獲得成功。 
          “玉樞”就是指《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玉樞寶經》。(1/758) 
          “北斗”就是指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》。(11/346) 
          “消災”就是指《太上老君說消災經》。(11/367) 
          “救苦”就是指《太上洞玄靈寶救苦妙經》(6/283) 
          “五廚”就是指《太上說五廚經》(17/213) 
          “生神”就是指《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》(6/464) 
          還有一部分是“懺”,包括:“玉樞”就是《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玉樞寶懺》,“朝天”就是《太上靈寶朝天謝罪大懺》,“九幽”就是《太上慈悲九幽拔罪懺》。 
          這一部分經懺,有的是濟世用的,例如:《陰符經》。有的是用于超度亡魂,拔度升天。我們誦念這些經懺,就是為了對自己是修道的功課。同時也為了幫助社會和信徒,達到濟世超幽的目的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接著說:“是以從道之士,先當恭敬神明,焚修香火,積誦經誥,皈依大道,首宿今之業垢,召福澤之良因”。這就是說,一個學道的人,首先要恭敬神靈,燃點香火,念誦經文,皈依大道。因為,這樣做就可以懺悔曾經犯過的錯誤,獲得天賜的福因。張宇初引用了經文的話,引用了師傅的話!肮式浽唬骸磺猩裣烧嫒,皆以無上要言得成道果’。仙師云:‘經以斂心,經以著念,使晨夕能焚誦不輟,消除魔障,增廣道緣,誠為方便中第一事也’”。念經可以使學道的人心思收斂,經文可以規范學道的人的思想。如果天天的早晚都能念經的話,就能消除思想上的魔障,就能增廣自己的道緣。用念經的方法,實在是學道的第一件大事。 
          下面,張宇初集中講了,如何念經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凡持誦之士,必當齋戒身心,洗心滌慮,存神默誦,誠如對越上帝,默與心神交會。心念無二,句字真正,調聲正氣,神暢氣和,庶幾有功。則玉音攝氣,靈韻交乎自然,和天安地,善俗化民,福集禍消,存亡蒙惠”。這里的“持誦之士”,就是學道念經的人。念經的人,一定要齋戒自己的身心,洗心滌慮,存神,默默的念誦。就好象對著上帝,默默的使自己的心神與天神相互交會。學道的人,在自己的心神和和神靈交會以后,那么,自己的心念就不會有二意。每一句、每一個字都念的實實在在。通過自己的調正聲氣,使念經的聲音有精神,又和諧。如果這樣念經,那么就一定會達到與神交會的功夫。因為,一個人的聲音中包含著“氣”。這個“氣”表現出來的“氣韻”,可以同自然交融,使天地得到中和與平安。還可以教化人民,善良民俗。還可以集中福氣,消除災禍?梢允够钪暮退廊サ亩嫉玫蕉骰。 
          根據這樣念經的要求,張宇初針對明代當時不良的風氣,指出:“茍若口誦心違,形留神住,不存誠敬,手怠足揚,雖日誦千百卷,于己何益?又豈能消災散禍也哉?”“茍若”就是如果、假使的意思。如果學道的人,嘴里在念經,而心里卻想的不一樣的東西,那么形式上是顯得恭敬,而心里根本不持恭敬的感情。手腳也是慢慢吞吞,馬馬虎虎。那么,這樣的念經即使是每天念上千百卷經,對于自己有什么好處呢,又怎么能夠消除災禍呢?這里,張宇初說的是對于自己沒有任何好處。 
          下面,張宇初就說到如果用這樣的態度念經對于別人也沒有任何好處。張宇初說:“若為人持誦,猶當持敬存誠,以致齋主之敬,以通信響之誠,庶不致虛受齋供布施,為之祈福消愆,自然有感”。意思是,如果學道的人為別人念經,更加應該保持恭敬的態度,保持誠心誠意,以此來代替齋主的恭敬和誠心,達到替齋主通神的目的。這樣才不致白白接受齋主的布施和齋供。如果能保持恭敬和誠心,為齋主祈禱福氣,消除災禍,當然就會得到感應。但是,如果學道的人不是這樣念經,張宇初批評說:“如或語言接對,嬉笑談諧,思念不專,熏穢披誦,不徒無益于齋主,反以貽愆于己身。似此皆然,深宜規戒”。這段話的意思是說,如果學道的人,一邊念經,一邊同別人說話,一邊還嘻嘻哈哈,談笑風生,思想和意念都不專一,使念經之中,沾染上了污穢,那么不僅對于齋主沒有好處,而且還要給自己帶來災禍。像這樣的情況,學道的人一定要引以為戒。 
          最后,張宇初談到了有些經文由于時代久遠,難以讀懂,使得有些學道的人對于道經產生疑問,或者輕視和忽視經文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兼以年代之遠,經文訛舛(音船),多后代師德之所撰注,謬誤不無,因生輕慢。如或有疑,自信不篤,則守以一誠。慎勿鼓和輕薄浮妄之徒,擅生慢毀,自貽厥咎”!凹嬉浴本褪恰凹由稀。加上經書流傳的年代久遠,由于經書的流傳,過去都是依靠手抄,沒有校對、印刷,因此,在流傳中會出現許多錯誤!坝炩丁本褪清e誤的意思。還有過去的許多文字,后人不能了解,所以歷代高道和大德編撰了一些關于經文的注解。這些注解由于是編寫人的理解,不能說沒有錯誤。面對這樣的情況,我們一些學道的人就產生了輕視或者忽視這些經文的思想。張宇初認為,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,如果學道的人對于經文的注解發生疑問,仍然應該對經文的本身,堅信不疑!白孕挪缓V”,就是這個意思。這樣就可以堅定自己的信仰,“守以一誠”就是誠心誠意地堅守“一”,一就是“道”。保持自己始終如一的學道態度!吧鳌本褪侵斏餍⌒。意思是,千萬不要去跟著一些輕薄、狂妄而沒有學問的人,對于經文做出輕視或者毀壞的行為。自己給自己帶來錯誤和過失。也就是說,輕視或者毀壞經文的行為,必然會帶來“天譴”、“神罰”。 
          最后一段,張宇初說到了“箓”。張宇初說:“其太上諸品經箓,若祖天師所受,則盟威、都功;葛仙翁所受,則中盟、四仙;茅真君所受,則上清、大洞”。這里說到的“箓”,指的就是各派道士學道層次的標志或者證明。學道的人,根據學道時間的長短、學道內容的深淺,由各派授予相應的“箓”。祖天師授的“箓”,稱為“盟威”、“都功” 箓。閣皂山授的“箓”,稱為“中盟”、“四仙” 箓。茅山授的“箓”,稱為“上清”、“大洞” 箓。龍虎山雖然在當時已經是統領天下道教,但是,張宇初的文章中,仍然同時列舉了三山的符箓。對于各種符箓,張宇初說:“其余符箓彌多,皆所以福國裕民,寧家保己”。這里指出了各種符箓的功能是一致的,也就是,“福國裕民,寧家保己”,使國家興旺、人民富裕、家庭祥和安寧、自身健康平安!笆且詺v代崇奉皈依者,皆獲感應,隨所禱叩,旋有異征,其太上設教之驗,信不誣矣”!笆且浴本褪恰八浴钡囊馑。所以歷代學道、崇道的人都要到三山去接受符箓。受箓的人都獲得了神明的保佑。他們碰到有事,進行祈禱叩拜,立刻獲得感應。張宇初說:從這些事實來看,太上創立道教是有靈驗的,這一點實在是沒有錯的,不是瞎說的。如同經文流傳年代久遠一樣,符箓的流傳的年代也已經久遠了。歷代頒發的符箓,由于刻版印刷、傳抄,也會有一些文字錯誤,甚至句子的錯誤。這些也不能就說這些符箓本身是不真的、無效的。更不能就毀壞這些符箓、詆毀這些符箓。張宇初說:“然而代深年遠,其或字畫訛謬,句讀乖舛有之,不得一概非議毀訾。四方博識師德,善加考證詮次,申送教門,改正刊行,猶為善果之一助也”。張宇初希望“四方”,用現在的話說,就是“各地”。各地有學問、有道德修養的高道和大德,如果能夠對于這些符箓詳細加以考證、校訂,然后把修訂的成果送給道教,將這些歷史流傳過程中的差錯改正過來,并且刊行流傳,那么這更加是一件積善的“成果”。 

      二,從“道門經箓”中,我們要學習什么? 
          第一,堅持天天誦念經文,將誦念經文作為自己自覺提高信仰、堅持信仰的一種手段。 
          從各位進入道門,進入道學院以后,首先強調的是早晚課。早晚課的目的就是提高信仰的自覺性。因為道學院的學員,大多數并不是道門家庭的子弟。而學員在社會上接受的教育,例如:小學和中學的教育都是無神論的教育,因此,入道以后首先要確立信仰。早晚課和天天誦經就是一個提高信仰自覺性的好方法。記得,我在每一屆學員開學的時候,都說要過幾個“關”。例如:衣裝關、跪拜關和念經關。這些“關”,今天你們已經到了廟里,是否已經全部過了,還很難說。所以,堅持自己的信仰,仍然是自己要長期努力的事。其實,對于任何一種信仰,人都有一個不斷堅持、不斷提高的過程。社會上,現在正在進行的“三講”,就是“講政治、講學習、講正氣”,說到底,也是一個強化信仰的舉措!叭v”只是在縣團級以上的干部中進行。所以,即使黨的中高級干部,也存在一個不斷提高自己的信仰覺悟的問題。對于我們道門中的人來說,同樣存在這樣一個提高自己“道教信仰”的覺悟和水平的問題。而堅持天天念經就是一種磨練自己的信仰水平的大事。所以要天天誦念經文。 
          第二,中國有一句俗語:“小和尚念經,有口無心”。這句話是批評那些雖然天天念經,但是他們只是“口念”,而不是“心到”。誦念經文不僅只是發出聲音而已,而且要“心到”。所謂“心到”就是要理解經文、學習經文。根據張宇初的《道門十規》, 我們除了要念誦經文,還要學習經文、研究經文,了解經文的來龍去脈,了解經文的內容,并且要學習經文的內容,同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實際結合起來,以信仰來指導自己的生活和行動。當然,由于經文的成經年代久遠,學道之人在學習經文和研究經文的時候,可能有語言和文字的困難,解決這些困難可以利用歷代高道和大德的注解。對于這些注解,我們可能會發現有所錯誤,但是,我們必須“自信不篤”。如果遇到有人詆毀經文,學道的人要起來保護經文,不讓經文受到輕視和忽視。如果有人要污損經書,學道的人也要保護經書的完整和潔凈。 
          第三,念經必須虔誠,這是張宇初在這條戒規中反復強調的。根據張宇初的說法,首 
          先念經前,必須“齋戒身心,洗心滌慮,存神默誦”,這就是說,在誦經前,自己的思想深處要排除雜念。在六朝的一些經籍中,都說到了在齋醮壇場旁邊都設有“靜室”。道士念經前,先要在靜室中靜默,收心。通過這樣,做到“誠如對越上帝,默與心神交會,心念無二”。 
          其次,在念經時,要做到“句字真正,調聲正氣,神暢氣和”。這里說的就是不能有錯別字,不能讀破句,念經人的精神要飽滿、聲腔要正常,不能陰陽怪氣、忽高忽低、怪聲怪調。因為,念經的聲音要實現“靈韻交乎自然”,不然就會達不到“和天安地,善俗化民,福集禍消,存亡蒙惠”的目的。如果學道的人念經的時候,心不在焉,心中無神明,手腳干些別的事,張宇初說:“雖日誦千百卷,于己何益”。如果是為齋主念經,那么,也達不到溝通人神的目的。張宇初批評的情況,至少在我的記憶里,是曾經有過的。就是一邊念經,一邊同旁邊的人,眼睛打秋波,點頭打招呼,甚至嘴里念經的同時與旁邊的人交談,或者跪在拜墊上,停下念經,與問話的人說上幾句話,然后再跟上節拍再接著念經。這些情況,張宇初說是“語言接對,嬉笑談諧,思念不專,熏穢披誦”,這樣的結果不僅“無益于齋主”,反而給自己帶來災害。記得在道學院的課堂上,我每逢考試都要大家遵守紀律,說“冥冥之中,自有報應”。有些人不聽,認為在世界上可以做些見不得人的事,而不會受到懲罰。今天,你們已經走上了神職人員的崗位,你們應該明白,天道不是無奈的,天道還要獎勵和懲罰人。也就是說,世界上還有“天賜”和“天譴”這兩件事。我們不小心做了某些事情,必然會有結果。所以在神靈面前念經,務必注意“口誦心誦,形留神留,心存誠敬”。 
          根據張宇初的《道門十規》的第二規,我們如果要新訂道門規矩的話,也可以訂出兩條:一條是必須恭敬神明,焚修香火,誦念經誥。一條是念經必須洗心滌慮,口誦心誦,不得嬉笑談諧,思念不專。 

      《道門十規》講座 第二講 學道就要誦經禮懺,修持守靜(下)—— 陳耀庭 
          上兩次我們講了《道門十規》的兩條規戒。 
          一是“道教源派”, 講的是關于道教的宗派源流,道教宗派很多,但是他的根源是一個。因此,學道的人要學習根本,不能忘記根本; 
          二是“道門經箓”。講的是關于道門經箓,道門的經典很多,各種經典的傳承各有來源,他們的的內容各有側重。道門中人應該如何讀經、念經; 
          通過學習,我們的思想上應該明確四條: 
          第一,道教以“道”為最高的信仰,以《道德經》為主要經典。 
          第二,道教各宗派一律平等,各宗派必須相互團結、相互支持。 
          第三,道士必須恭敬神明,焚修香火,誦念經誥。 
          第四,道士念經必須洗心滌慮,口誦心誦,不得嬉笑談諧,思念不專。 
          今天,我們繼續講《道門十規》的第三規,“坐圜守靜”。講兩個問題: 

      一,“坐圜守靜”的主要內容: 
          “坐圜”的“圜”,意思是圍起來的、圓形的地方。北京的天壇里面有個“圜丘”,就是高出地面,用漢白玉欄桿圍起來,供皇帝祭天用的地方。坐圜,就是指修道的人要同世俗社會保持一定的距離,在與世隔絕的地方打坐守靜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說:“坐圜守靜,為入道之本”。張宇初在這里把“坐圜守靜”提到了“入道之本”的高度。為什么這樣說呢?張宇初認為“蓋太上立教度人,正為超脫幻化,了悟生死。若非究竟本來,了達性命,則何所謂學道之士也”。這就是說,我們創立道教的目的是為了度人。就是要使人超脫人世間的一切煩惱,徹底地明白人的生死的道理。如果一個學道的人不能明白人生的真諦,不能徹底明白人的性命由來。那么他就不是一個學道的人。張宇初引用了道經里的話,“經曰:‘積心善行,絕世所欲,不興妄想,無有染著,不滯有無,永絕生滅,是名真人’”。經文的意思是說,一個人,如果能夠不斷地自覺做好事,(“積心”就是“處心積慮” 的意思,“積心”是自覺的行為。)如果能夠斷絕世間的欲望,在思想上不產生胡思亂想,在行為上不沾染是非,在心理上不計較“有無”得失,把生死看得自然淡薄一點,不把它放在心上。一個學道的人如果能做到這樣,那么他就是一個“真人”,也就是,一個得道的人。 
          下面一段,張宇初批評了社會上對于道教正一派的誤解,著重談了正一派也要修“性命”,也要“坐圜守靜”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近世以禪為性宗,道為命宗,全真為性命雙修,正一則惟習科教”!敖馈敝傅氖窃兔鞔跄曛畷r!耙远U為性宗”的意思是,將佛教的禪宗作為修性的宗教。什么是“修性”?修性就是追求精神的解脫。張宇初說“道為命宗”,這句話的意思是,將道教作為修命的宗教。什么是 “修命”?修命就是追求肉體的長生。全真道派是性命雙修的道派,就是既要肉體的長生,又要精神的解脫。當時社會上的人認為正一道派只是演習齋醮科儀。似乎正一派是不修性命,不要“坐圜守靜”的。這些看法是當時社會上對禪宗、道教、全真派、正一派的看法。這樣的看法至今仍然還是有影響的。因為從當今的正一派道士主要活動來看,仍然主要是科儀。從表面上看,正一派的道觀中,既沒有關于修煉性命的功課,也沒有布置修煉性命的場所,也就是沒有“圜”。所以,現在社會上的人們仍然認為正一派道士只是演習科儀,并且以科儀經懺的收入養家活口,正一派道士只是以道教作為謀生的手段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是不同意這些看法的。所以,他接著說:“孰知學道之本,非性命二事而何?雖科教之設,亦惟性命之學而已。若夫修己利人,濟幽度顯,非明性命根基,曷得功行全備?”張宇初在這里連著用了二個反問句。他說,任何人都知道學道的根本,就是修煉“性、命”這兩件事情。除了性命這二件事,又有什么呢?這就是說,道教的所有宗派,都是以修煉性、命二件事情為基本內容。全真派是如此,正一派也是如此。道教雖然有齋醮科儀的設置,但是,齋醮科儀也是包含著“性、命”修煉的內容。一個正一派道士如果做齋醮科儀,修煉自己,方便別人,救濟幽魂,度化亡魂,他如果沒有弄清楚修煉“性、命”的根基,他怎么能做到齋醮科儀的行為功法完全準備好呢?這就是說,張宇初認為,一個做科儀的正一派道士,也要修煉性命。只有修煉性命,才能功行全備,才能在科儀中,做到修己利人,達到濟幽度顯的目的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說:“況自上古以來,太上歷劫化現,諸師之修煉成道,皆自靜定之工,庶得道克功就,神通自在”。意思是說,何況自上古以來,太上老君不斷化身下降于人世間,道教的各位先師都是依靠修煉才能成道。他們都是依靠靜定的功夫,才得以學道成功,才獲得自在的神通。如果這些先師不靜定修煉,他們是不可能得道的。 
          下面,張宇初著重介紹了全真派的“坐圜守靜”。上面我講過,張宇初受明皇朝的命,統領天下道教,因此,張宇初當時是正一派和全真派道士共同的領袖。張宇初沒有狹隘的宗派觀念,對于全真派的長處,張宇初同樣給予肯定,并且要求正一派道士也來學習全真派的修煉方法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說:“迨(音代)宋金之初,重陽王祖師遇鍾呂之傳,始立全真之教。蓋本經曰:‘養其無體,體故全真’。是教則猶以坐圜守靜為要”。迨,等到的意思。等到宋代、金代開始的時候,王重陽祖師得到了鍾離權和呂洞賓的真傳,(這里的鍾指鐘離權,呂指呂洞賓)開始建立全真教派。全真教派的經文說:‘修煉他的無體之體, 所以他的體能達到全真’。這個教派就是以“坐圜守靜”為最重要的修煉方法。 
          張宇初接著介紹了全真派的祖師和一些高人!拔遄鎰t太上、東華、鍾、呂、海蟾也。七真則丘、劉、譚、馬、郝、孫、王也。其下綿延,暨王、苗、祈、完之輩。殆今學之者眾,皆以真功實行為本”。這里說的“五祖”,指的是北五祖:太上老君、東華帝君、鍾離權、呂洞賓和劉海蟾等!捌哒妗,指的就是王重陽的七個弟子,丘處機、劉處玄、譚處端、馬鈺(丹陽)、郝大通、孫不二和王處一(玉陽)等。再下面就是從七真綿延下來的七真的弟子,“王”是王志坦(1200-1272),“苗”是苗道一(生卒年不詳),“祈”是祁志誠(1219-1293),“完”是完顏德明(生卒年不詳)等等。張宇初說,明代的時候,也就是他處的時期,學習全真道的人是不少的,不過,他們都是以修煉實踐作為修道的根本。 
          關于全真道派的修煉,張宇初將它分為四個步驟: 
          第一個步驟是拜師收心。張宇初說: “其初入道,先擇明師參禮,開發性地,愨(音確)守修真十戒,白祖師、馮尊師堂規等文,收習身心,操持節操,究竟經典”。全真道士入道首先要拜師傅,執弟子之禮。由師傅開示,啟發學道人的“道性”。而入道的第一步,就是遵守各種規戒。愨,是誠實的意思,就是老老實實地遵守“修真十戒”!靶拚媸洹笔撬卧獣r期南方道士共同遵守的戒律。它的全文收在《修真十書》的《雜著指玄篇》中間。在《道藏》的第四冊,第630頁。 “修真十戒”就是十條戒律。例如:第一條就是“不得陰賊潛謀,害物利己。當行陰德,普濟眾生”,等等。白祖師,就是南宗祖師白玉蟾。馮尊師,所指何人,不太清楚。姓馮的著名道士,從南北朝起,有很多。從張宇初的文章看,張宇初稱白玉蟾為“祖師”,稱馮為“尊師”,估計馮尊師是元代或者明代時期的高道。所以,可能是元代的全真派高道“青云子”馮道真(1189-1265)。白祖師和馮尊師的“堂規”,就是他們收取弟子時,對本門弟子的規戒要求,F在已經不得而知了。不過,張宇初還是把這些戒律和堂規的要點提取出來,就是后面說的三點:“收習身心,操持節操,究竟經典”。收習,就是收斂。把自己的身和心都收斂起來,一切行為都按照規戒的要求去做,使自己的行為保持節操,同時不斷去學習和研究經典。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,就是先管好自己,管好自己的身體,管好自己的思想,從思想上先入道。 
          第二個步驟是擇地立庵。張宇初說“既知入道之門,然后擇山水明秀、形全氣固之地,創立庵舍,把茆蓋頭,聊蔽風雨,風餐露宿,水跡云蹤”。在思想上入道以后,要在物質上保證學道的條件,于是就要立廟建觀。立廟建觀,一定要看風水。風水好的地方一定是有山有水,山清水秀的。而且一般總是山在后,水在前,依山傍水。山水之形齊全,南北東西之氣,就能在廟觀所在之地貫通、匯集、平衡、凝固,廟觀就能興旺發達。廟觀創立之初,總是十分簡陋的,因此全真派的道觀開始總是稱為“庵舍”,“茆”就是“茅”草,“把茆”就是用扎成一把一把的茅草蓋在房頂上,姑且(聊)遮蔽風和雨。在這樣的條件下修道,其修道生活基本上如同“風餐露宿”一樣,生活也是飄忽不定的,如同水在流,云在飄一樣,“水跡云蹤”。這里說到學道人的生活,在開始創業的時候,是非常艱苦的。而且就是把這種艱苦的生活作為磨練自己學道意志的考驗。 
          第三個步驟是結伴修道。張宇初說“次結道伴,惟務真素樸實之人,晨夕為侶,供送飲食,草衣木食,簞食瓢飲,但獲止饑蔽寒而已”。這里,張宇初仍然講的是修煉的物質條件。上面說有了住,這里說需要“道伴”,需要日常生活的供養!暗腊椤敝傅氖且黄鹦薜赖娜。修道要有道伴,一方面是因為修道生活非常艱苦,非常單調,所以需要有道伴相處,幫助解決心理上的障礙。另一方面是因為修道生活需要有物質供養的保證,還是要做許多生活的瑣事,要由大家分擔。因此,一個人摒世隔絕去修道是修不成的。張宇初在這里講到了選擇“道伴”的標準,就是要選擇“真素樸實之人”,也就是要選擇作風樸素、真心實意的人,不要選擇追求享受、花言巧語、油頭滑腦的人。有這樣的人幫助你修道,那么,修道時候的“吃”——“供送飲食”;修道時的“穿”——“草衣木食”;修道時的“飲”——“簞食瓢飲”,就會得到保證。張宇初這里說到的修道生活的水平,那是非常艱苦的。這個水平也就是“止饑蔽寒”而已。用社會上的話說,僅僅是“肚子不餓,穿得不冷”而已。各位如果到青城山去,如果不是在他們的對外的餐廳用餐,而是同道友們一起用餐,那么,在青菜、泡菜之外,再來一盆油炸花生米,就算招待客人了!鞍坠麩蹼u”,那是賣錢的。青城山的道友自己是不吃的。當然,他們出訪外地,或者到了香港,坐在宴會席上,那又是一會事了。 
          第四個步驟是百日立基。張宇初說“直候百日立基,十月胎圓,三年圓畢,或留圜,或出定,惟斷絕人事,情消緣滅,去來自由”。在有了思想準備,有了物質基礎以后,修道的人可以安心下來開始修道。張宇初對于修道過程的敘述,說的就是修煉內丹的過程。這個過程,從明代起,一般都將它區分為幾個階段。 
          第一階段是“百日立基”!傲⒒本褪恰爸,意思是說,人的元精、元氣和元神,隨著人的世俗生活的紛擾,已經有了消耗和虧損。道士修煉就要填補自身已經存在的虧損。至于結了婚的人,更是由于房事,耗精缺陽。有些內丹家們說,人都成了一只竹簍子!傲⒒本褪且钛a虧損,也來打個比方,至少要把竹簍子煉成一只不銹鋼鍋子,不至于隨進隨漏,身體成為一只空殼子!鞍偃樟⒒闭f的是立基需要一百天,一百天這是一個大致的說法。各人情況不同,會有差異。有人需要百日,有人可能不需要百日,有人可能百日還不夠。 
          第二階段是“十月胎圓”!疤ァ本褪莾鹊さ牡,從“筑基”完成到煉成內丹起碼要十個月。那么,怎樣修煉內丹呢?男女的丹法不同,各家的丹法也不同。以男丹而言,明清期間最為流行的《性命圭旨》中的功法,就是通過“煉精、煉氣、煉神”等三個階段。煉精的精是元精,不是人身的交感之精,修煉元精就要斷絕房事,使人身體的交感之精不泄漏。煉氣的氣是元氣,不是人身的呼吸之氣,修煉元氣就要使人身的呼吸之氣緩慢微細,一直到感覺不到有氣的出入。煉神的神是元神,不是人身的思慮之神,修煉元神就要使人的思慮之神自然泰定,即使泰山壓頂也能不動神色。男丹功法,通過煉精、煉氣和煉神,修煉的人神凝氣住,匯聚于丹田,也就是臍下三寸之地。如果匯聚之氣能夠在丹田住定下來,那么就稱為“結胎”。據丹法書上描寫,匯聚在丹田里的氣,團團滾動,有的說如同白色的雞蛋,有的說如同白色的銀團。(李錫庚生前曾經對我說,有功夫的人死的時候非常痛苦,兩根白色的鼻涕伸進伸出,他說這兩根白色的鼻涕就是沒有解除的丹法生成的“內丹”。后來在一本內丹書里,我看到,李錫庚的話是有依據的,這兩根鼻涕柱子,被稱為“銀柱”,是有功人臨死時的標志。因為,功法沒有及時解脫,所以要死也死不成,弄得人非常痛苦)那么“胎圓”時的狀態,又是怎樣的呢?據明代的伍守陽說,修煉的人達到“胎圓”,就是“陰盡陽純,胎圓丹成”。其標志就是“二氣俱無,食脈兩絕”。就是說,修煉到既沒有呼的氣,也沒有吸的氣,“二氣俱無”。把一根羽毛放在鼻子底下,竟然不動。修煉到不需要吃飯,血脈里沒有脈搏,“食脈兩絕”。雖然是“二氣俱無,食脈兩絕”,可是,修道人沒有一絲一毫昏昏沉沉,頭腦仍然清清楚楚。這里,絕不要把“二氣俱無,食脈兩絕”,理解為人悶死了,餓昏了。女丹功法與男丹功法不同。道姑的修煉絕對不能用男丹功法,因為身體條件不同。道書中說:“男子修成不漏精,女子修成不漏經”。這里的經,就是月經。女子修道在收心和養氣以后,最重要的一條是“斬赤龍”,就是斷月經。另外,女子行氣凝聚的地方,不在臍下三寸,而是在胸部!秾O不二女功內丹次第詩》稱:“山頭并海底,雨過一聲雷”,就是這個意思。我記得90年代初,我在四川博物館的王家佑先生那里作客,正巧碰到青城山的道姑來向他請教女丹功法。王家佑先生反復告誡她,行氣的終極之所,也就是結成女丹的地方,不像男子是在臍下,而在心口。如果女丹修煉用男丹功法,結果就會造成血崩。 
          第三階段是“三年圓畢”。煉成內丹可能并不需要三年,但是煉成以后,還需要反復鞏固修煉的成果,因此要花費三年,甚至三年以上的時間去圓熟內丹。一個內丹功夫圓熟的道士,自然是“斷絕人事,情消緣滅,去來自由”!叭碜杂伞本褪恰瓣柹癯鲇巍。據說,能夠陽神出游的人,心指天門,發兩眉間及印堂之光,就可以陽神出游。陽神出游的時候,據說是乘火龍在天上遨游。神游的人,神氣全,陰陽備,形體胖,聲跡殊。不過,能夠神游的人,一定是要煉成內丹以后,才能做到的。 
          一個道士要完成這三個階段的修煉,需要最基本的一條,就是“坐圜守靜”。因此,張宇初認為“坐圜守靜”是學道、修道、入道的根本。我想,現在欽賜仰殿的房間充裕了,是不是也置一間專門用于“坐圜守靜”的房間,放一點蒲團,大家學會打坐。佛教稱“禪房”,全真派稱“云房”,我們可以恢復陸修靜時代的稱呼,稱為“靖室”。每天在規定的時間,輪流到靖室來“坐圜守靜”。我想,只要堅持下去,清心寡欲,對于各位的身體和心情,一定是有好處的。不過千萬不要像魯智深那樣,一進禪房就倒在蒲團上面,呼呼大睡。 
          接著,張宇初談到了在“坐圜守靜”的時候,可能遇到的四個問題。 
          第一個問題,是入道以后如何對待接受供養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其或有力之家,布施齋糧衣缽,隨分自給而已,不得妄貪過取,亦不得假設夸誕之辭,驚世駭俗,務吊虛名”。修道的人,自己可以種田生活,但是,也可以接受布施。不過,接受布施也有原則。張宇初說到,如果碰到有經濟力量的施主,給我們布施糧食和衣服。我們隨時拿些自給自足而已,不可以胡亂貪心和過多掠取。在收取布施的時候,我們也不可以說過頭的假話,做出驚世駭俗的事情來,追求一些虛名。這個問題是一個入道的人如何對待施主供養的問題。 
          第二個問題,是入道以后如何對待極端艱苦的修煉生活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其補破遮寒,乞食化衣,真功苦行,槁(音:高)木死灰,乃磨勵身心,分內之事,庶不負四恩,殃及九祖。茍或退怠,則群魔作障矣”。意思是,修道的生活是極其艱苦的。一個修道的人,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,只能遮擋風寒。一個修道的人,沿街討飯討衣服,追求的是修煉的真功苦行,對于物質生活和種種人間關系,一定要像枯槁的木頭,像熄滅的死灰一樣。一個修道的人,過這樣的艱苦生活,要把它當作是一種考驗,就是把它當作是磨練自己的身心的事,當作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。這樣才不會辜負“四恩”。四恩,是佛教的詞語,指的是父母恩、師長恩、國王恩和施主恩;蛘咧父改付、眾生恩、國王恩和三寶恩。不會有害于“九祖”。九祖,泛指歷代祖先。不致有害于歷代祖先。張宇初特別指出,如果我們的修煉,不能堅持到底,始終如一,那么一定是由于群魔障礙的緣故。 
          第三個問題,是入道以后如何對待修煉的道伴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其供圜道伴,竭力扶持,寒暑疾厄,務盡勤勞,亦積己之功,成人之善也。不得假以禪宗棒喝,互爭人我,取世非議”。意思是對于一起入圜的道伴,一定要相互扶持。如果碰到冷暖天氣,碰到道伴得了疾病和災難,我們一定要盡力幫助,不怕勞累。這樣的事情,既是自己積累善功,又是在幫助別人。對于自己的道伴,我們不能欺負別人、你爭我奪、爭名奪利,讓社會上的人批評笑話我們。禪宗的當頭棒喝,原來只是用警惕的語言來提醒佛教徒,后來就演變成拿著一根包著布的棒槌敲聽話人的頭。當頭棒喝,在外人看來,就有了侮辱人的味道。不過,在佛教圈中的人來說,并沒有侮辱人的感覺?偠灾,要熱情地對待修煉的同道。 
          第四個問題,是入道修煉如何學習丹經的問題。張宇初說:“所究丹經,惟《石壁記》、《龍虎經》、《參同契》、《悟真篇》、《翠虛篇》、《還源篇》、《指玄篇》、《大道歌》、《崔公入藥鏡》、《金丹四百字》并諸仙語錄,皆誘人修真入圣之梯航”。修道的人,要研究丹經,不過社會上流傳的丹經很多,而且,也可能有“假冒偽劣”的東西混在里面。所以,張宇初要求我們學習這些點名丹經。丹經是引導人修煉入道的扶梯和航船。張宇初列舉的十部丹經著作,包括有: 
          《石壁記》,指的是《太清石壁記》,是一部丹書!缎绿茣酚兄,可能是晉代人蘇元明寫的。收在《道藏》第18冊763頁。 
          《龍虎經》,指的是《古文龍虎經》,是一部丹書?赡苁撬未跄甑臅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0冊33頁。 
          《參同契》,指的是《周易參同契》,是一部丹書?赡苁菛|漢魏伯陽的書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0冊60頁。歷史上先后有過許多注本。最著名的注是彭曉的注本和朱熹的注本。 
          《悟真篇》,也稱《紫陽真人悟真篇》。作者是宋代張伯端!段蛘嫫芬彩且徊恐v內丹修煉的書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冊910頁。 
          《翠虛篇》,作者是宋代的陳楠。是全真派南宗的丹書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4冊202頁。 
          《還源篇》,作者是宋代的石泰。是全真派南宗的丹書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4冊212頁。 
          《指玄篇》,作者是宋代的石泰,收在《修真十書》之中。在《道藏》第4冊605頁。 
          《大道歌》,可能指的是《大道論》,署名“周固樸著”。是一部講內丹修煉的書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2冊898頁。 
          《崔公入藥鏡》,作者是宋代的崔希范。用三言韻語概述內丹修煉的全過程。用語十分隱晦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冊881頁。 
          《金丹四百字》,作者是宋代的張伯端。全文是五言詩訣,一共四百字。是一篇簡要的內丹概說。收在《道藏》第24冊161頁。 
          以上這十部丹經,都是修道的人要悉心研究的。這些書是入道的門徑和臺階。張宇初說:“所宜潛心研究,庶無差匿。其旁門左道之言,不許經目留心,誤己惑人。甚則毀謗經典,借證其非,則貽冥譴必矣”。張宇初要求學道的人對于這些丹經應該潛心研究,并且不能遺漏和疏忽。對于一些旁門左道的書籍和言論,學道的人不應該去閱讀,也不應該記在心里。因為,這些旁門左道的話會貽誤自己,坑害別人。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里面,有的還誹謗正宗的道教內修經典,還批評這些正確的丹經,稱它們是錯誤的。這些旁門左道的人,必然會遭到冥譴,也就是要遭到報應,要下地獄的。 
          綜合以上所說的,我們也可以將《道門十規》的第三規,訂出二條新規來: 
          一是正一派道士也要坐圜守靜,修煉內丹,并且與齋醮科儀結合起來。 
          一是學道修煉,要學習和研究丹經,按照功法的要求,循序前進。
       
      友情鏈接: 茅山道院文化網    道教之音    上海道教    北京市道教協會    龍虎山道教    老子文化網    中國道教協會    江蘇民族宗教    國家宗教事務局   
      版權所有:江蘇省道教協會 蘇ICP備20025918號-1 
      協會地址:南京市鼓樓區匡蘆新村8號同德大廈  郵編:210024 南京網站建設
      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不卡_日韩一级性爱视频_国产精品自在线拍国产_日韩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
    2. <th id="zzfn9"></th>
      <em id="zzfn9"><acronym id="zzfn9"></acronym></em>

    3. <em id="zzfn9"></em>
      1. <button id="zzfn9"></button>